阅读:2877回复:0

[激情文学]新婚之夜的凌辱

chang8825
  • 19366发帖
  • 211384枚铜币
  • 30460点威望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2-06 00:43


喜宴终于告一段落,夜已深了。我正想着美事儿,婆婆从后面叫住:「今儿晚上有压床的吗?瞧这大喜日子连一个打诨的小子也没来,压床的也不来一个。
 你哥你弟结婚时闹洞房的小子们撞破头,压床压了三个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个,现在可好……」「什么压床?」
 老公赶紧拉我:「压床就是找几个小伙子和新娘睡……」「什么?!你……」「别紧张,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么也……干不成……」「那些小子会不会……」「敢吗?半真半假开几句玩笑,然后叠两个被窝,井水不犯河水。」「咱俩睡一个被窝?」「不,我自己一个,你们一个。」
 我吓得扭头往厕所跑,没想到我这么一个白领淑女到这份儿上还要受臭风俗的捉弄!老公哀求我说给婆婆点儿面子,还偷偷跟说我说,自打我们同居以来,天天不都是新婚洞房吗,所以也就别计较这一晚了,无奈我只能勉强同意。老公的两个本家充当了不合时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气分明是看老公的面子才来压床的,老公哈着腰得讨人家好,得感谢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钻一个被窝!
 那这次压床的结果怎样呢?
 书中代言,当晚,新娘和两个小伙子睡一个被窝,结果真睡出了风流孕事。
 一个压床的小伙子白天婚礼时就见新娘颇有姿色,不由得为之怦然心动,没想到又得到了这压床的机会,于是就打上了新娘的主意。
 闲话休提,单说这洞房花烛压床之夜,按照习俗床上摆叠了一大一小两个被窝,新娘头一遭跟陌生人钻一被窝,非常紧张尴尬,恐怕弄出事来,便和衣卧在铺上,眼也不合,开始时听着新郎和压床的两个小伙子说话聊天,后来三人耐不住瞌睡,相继沉沉睡去,还不时发出鼾声,新娘见此也就放下了紧紧悬着的心,胡思乱想之中也不知不觉的也睡着了。
 半夜,假睡的小伙子悄悄拿出准备好的迷香,先给新郎闻过,新郎熟睡的死猪一样,又拿出从一包特效的催情迷香给新娘闻过,又等了一小会儿,就看到新娘粉面微红,呼吸有些急促,知道春药起了效果,他心想,不急,须缓缓把她撩拨热了,不怕不上我钩!于是他就耐住性子一个个解开新娘的衬衣纽扣,新娘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就很快都暴露在他眼前,真是酥胸如脂,王乳高挺,用手轻轻揉弄丰满高挺的奶子,只觉肌肤腻滑如酥,见新娘没醒,小伙子便心知有戏了。
 他顺着奶子向下一路抚摸过去,新娘睡的迷迷糊糊之际以为是老公的手,所以几乎就是任他摩弄,全然不拒,很快就被他摸的遍体酥麻,渐渐也动了春心,他又把手伸进新娘内裤,直接挑逗新娘诱人的三角地带,还用手指慢慢搓捏她的阴蒂,新娘不知不觉地的享受着小伙子给她下体和乳房带来的种种刺激,紧闭着双眼,脸涨得通红,双唇一张一翕,胸口快速的起伏着,修长雪白的玉腿紧张地绷直,新娘只觉得体内象火烧一般,完全迷失在莫名的情欲之中。
 小伙子见新娘没有翻脸,对自己的爱抚似乎欲拒还迎,他觉得是时候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的机会他怎能放过,他迅速除去了新娘的衣裤,新娘全裸的身子就这样呈现在虎视眈眈的色狼的面前了,成熟的女性身体散发着强烈的吸引力,饥渴无比的他咽了口唾沫,一翻身把娇滴滴的新娘压在了身下,压在软玉温香的身子上真是舒服极了,他慢慢的把新娘的双腿向左右分开,把他那铁棒一样的家伙对准了新娘的阴户,而此时可怜的新娘对自己的危险处境还一无所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此刻小伙子面对着诱人的女体,已经是色迷心窍,哪管它什么犯法坐牢,哪管它什么道德廉耻,统统都抛诸脑后顾不得了,满脑子就是操她,生理上的冲动控制了一切,发自雄性本能的向前一挺,
只听微微「噗」的一声响,一切道德的,法律的底线便都被无情冲破了,受到性侵犯的新娘只是轻哼了一下并未醒转,小伙子见此就更加放心了,粗大的鸡巴深深的插入直捣到底,铁棍般坚硬的肉棒在紧凑的阴道中紧密的摩擦,令双方都觉得异常的肉感和说不出的舒服,一时间,被窝里春光无限,他抱着新娘子即便恣意风流,就象真正的新婚夫妻一样如胶似漆缠绕在一起,甜蜜的交合,无比的恩爱。
 小伙子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别人洞房之夜和新娘发生关系,因此倍加勇猛,次次直捣到底,身下的新娘脑海也已经麻痹,火热的性交带给她如同海浪般连绵不绝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娘已经沉迷其中,只知柔情似水的和男人缠在一起,任其肆无忌惮的予取予夺,那一刻感觉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只希望时间永远不要在流逝,永远停留在这美妙的时刻,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渐渐的两人共同迎来了情欲的颠峰,不断的摩擦只为这一瞬间销魂的爆发,小伙子抱紧娇身,压得紧密,又猛抽狠插了数下,最后粗大的肉棍整根插进阴道深处,龟头直抵子宫口,随后便象火山一样喷发了,浑身的肌肉抽搐着把精液灌入新娘阴道深处,新娘闭着双眼,品尝着这刻骨难忘的美味,一抖一抖的陶醉在这激情的冲击中,男女交合,真是人生美事。

 云雨结束后,两人仍然腻在一起,体验着水乳交融的余韵快感。
 过后新娘娇声的说,「老公你真坏,这么狠心把人家都快弄晕了。」半晌见没人答应,新娘心下隐隐有些不安,但又说不清楚,于是睁开了双眸。
 在那一刻,新娘登时愣住了,新娘终于发现自己的不安是真实的,刚才与自己亲热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瞬间的发呆之后,恐慌与羞辱让新娘愤怒不已,猛地一把推开他,就要发声呼喊,小伙子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小伙子在新娘面前忏悔自己的罪行,说「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才轻薄于你,后来看你没有反抗似乎还挺喜欢,知道你误以为我是你老公,我胆子才越来越大,最后才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毁了你的贞操,我真是罪该万死,说罢连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新娘愤怒道,「有你这么压床的吗?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正在这时,另外那个小伙子被吵醒了,他嘿嘿冷笑道,「没想到啊,原来你们二人有奸情,我刚才睡的好好的,后来只听得床棱摇戛,气喘吁吁,原来你二人已成了那事,新娘子胆子还真不小啊!敢在新婚洞房就偷人」他作势起身就要去叫醒新郎,新娘被他这么一闹反倒吓得没了主意,涨红着脸分辨道,「不是那样,我没偷人,是他强……强暴了我。」「得了得了,你说的比唱的好好听,如果真是他强奸你,那你怎么不反抗?
 刚才你们俩干的那叫热火朝天,简直是干柴烈火,我在一旁听得都不好意思了,你就别在我这装蒜了。」新娘被他一顿抢白,气得脸更涨红了,但此时有理讲不清,真是一肚子委屈,想想刚才做的这是什么事啊,然后就呜呜哭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小伙子急中生智将他拦住,一面好言央求他不要告发,一面对新娘说,「不管刚才是不是强奸,这都是丑事,如果这事一旦公开宣扬出去,我的名声扫地不要紧,可是你一个女人的清白就毁了,你想新婚夜你就给你老公戴了绿帽子,你老公他能原谅你吗?
 以后还能对你好吗?你婆家的人会怎么看你?」新娘仔细想想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木已成舟,自己真是百口莫辩,想着自己二十几年的清白毁于一旦,一阵泪水又涌上了双眼,新娘抽泣着说,「你能不能让他别告诉我老公?」他说「我试试吧」
 他和那个小伙子小声嘀咕了一会儿,皱着眉很犯难的回来小声对新娘说,我问他了,他说「非要……非要……,咳,我真难以启齿。」新娘说,「他要怎样?」小伙子说,「他说除非你跟他也做一次,只有这样才能堵上他的嘴,这小子平时就这德性,好淫,就喜欢女人。」新娘开始死也不同意,但架不住苦劝,再加上另外那小伙子也添油加醋说道,「也难怪我兄弟犯错,和你这样花一般的美人同床而卧,便是铁石人也打熬不住,你和我兄弟成了好事,和他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叫我如何忍耐得过,除非和我也做一回夫妻,否则一定把你们的丑事声张出去,让满大街人都知道谁家新娘子洞房夜竟然在老公眼皮底下偷人,让你们永远抬不起头。」这两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轮番劝说,新娘考虑良久,为了息事宁人,堵住他的嘴保全自己和全家的名声,最后还是放弃了用法律手段讨回公道,违心的答应与他也做一次。
 宁静的洞房里转瞬又起波澜,那个小伙子迅速的脱光了衣服,饥渴难耐的把新娘压在了身下,又一场激烈的性爱拉开了帷幕,极度屈辱的新娘紧紧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这残酷的事实,只能默默等待即将到来的凌辱,男人仿佛心有灵犀的猜透了她的想法,一把扯过被子把两人全都盖上,在黑咕隆咚的被窝里,两人谁也看不清对方,新娘还有些感谢这个趁人之危的禽兽在奸污之前还给自己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片刻之后,巨大的肉棒已经抵住了洞口,新娘不由自主地双手用力抓紧床单,摒住呼吸等待着男人侵入的那一刻,黑暗中只见他的身子向前一冲,下面男女肉体之间的距离瞬间便从零转为负,两性已经紧密的结合了到了一起,刚刚失去贞洁的女体再度失守。
 被他插入后,新娘不由得暗自吃惊,这小子虽貌不惊人,但下边那东西又粗又大,每进入一寸都感觉特别充实刺激,虽说是被迫发生关系,但下体传来真实的满足感还是几乎让她晕过去,好在刚刚做过里面非常润滑,很快男人整根凶器便被她的温柔包裹住了。占有别人的新婚妻子也令他兴奋异常,他把全身积蓄的能量全部发泄在身下这个娇艳的女人身上,熟睡的新郎哪会想到在另一个被窝里,自己娇滴滴的新娘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真打实凿的狂操。

 在老公身边被陌生人奸淫,强烈的刺激着新娘的芳心,此时新娘心中已经如同一团乱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而男人那汹涌澎湃的冲击正给新娘的下体带来巨大的充实感,没过多久,新娘就被他干的七荤八素,下体一片狼藉了,在黑咕隆咚的被窝里,新娘觉得自己全身都在战栗,有一股令她头晕目眩的,和老公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说不清的感觉,不断从她的体内涌出。
 在抽插的间隙,他低头看下身下的女人,看着那因为害羞而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还有那美艳的脸上尽显忧伤无助的泪痕,让他猛然想到自己现在强奸人家的新娘,这不是在造孽吗?
 他忽然轻轻地吻上那诱人的小嘴,见新娘没有躲避,待四唇紧密的接触以后,一场陌生人的强行逼奸似乎就变成了情侣间深情的做爱,渐渐的,他也察觉出来了一些变化,新娘似乎不躲了,好像还微微的挺起了胸,任他的粗手肆意揉弄,下体也微微向上迎,两腿也配合地张的更开,仿佛想让那坚挺的性器更顺利的刺入身体最深处的样子,他知道这个女人已被被他征服了,他更加卖力的扭动屁股深深插入,向她的胴体深处继续探索,两人这样浑然忘我的缠绵悱恻,把旁边看客都看得呆住了。
 「这干的也太激烈了。」
在一旁偷偷观摩的小伙子感叹着他的雄性魅力和高超技巧,相比之下,自己有些相形见绌。
 男人用力的冲击,下面疯狂的顶着子宫,上面疯狂的揉着丰满的奶子,他全方位的享受着新娘的似水柔情,这样如痴如醉的做爱直到那一刻的到来,新娘绷紧了身子期待着,几分钟后,男人的激情终于迸发了,在他那最令人销魂的爆发瞬间,新娘感觉自己像是飞上了天,在一片片的云彩之间遨游着,粗大的阴茎在子宫中尽情地冲刷浇灌,新娘含羞承受了他的雨露滋润。
 而后他还不忘用卫生纸给新娘擦干净下体,以免弄脏被褥。
 终于结束了,新娘长出了一口气,两个小伙子也话复前言,表示要守口如瓶,然后他们各自睡去。新娘穿上了睡衣,但仍然和他们躺在一个被窝中,想想刚才的荒唐事,自己竟然跟两个陌生男人发生了性关系,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丈夫。
 正胡思乱想着,哪知才没一会儿,两人的手又不安分的在新娘身上摸来摸去,新娘严斥他们,但他们仍然上下其手,新娘想发怒但有把柄在人家手中怕他们说出去坏了自己的名声,只好象条滑溜的鱼一样左躲右闪,但还是难逃魔爪,他们见新娘除了呵斥也没有有其他的异动,就知道了再奸有门,于是更加变本加厉,不一会儿新娘就又被他们摸的遍体酥软了。
 他们也趁机在新娘耳边说,「今晚是洞房春宵,莫辜负了这好时光,不如让我们哥俩儿今晚痛痛快快的玩够了,我们发誓让今晚的事成为永远的秘密,明天天亮以后我们各不相欠,怎么样?」新娘道:「不行,不能再错上加错了,你们让我怎么对得起我老公?」小伙子说,「我们是在享受性爱,这是天经地义的,天意如此,让我们三人有此缘分!再说了,既然已经失身,多来几次又有什么分别呢?」都说女人很难拒绝得了操过她的男人的性要求,这话真是不假。再说反正已经发生了,一次和两次又有什么区别呢?此时她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恐惧。
 新娘见他们如此表态,心中的块垒也就稍稍放下,反正已经稀里糊涂的失身了,现在即使反抗也为时已晚,且有把柄在他们手中,为了堵上他们的嘴,不如就遂了他们的心愿,他们已经射过了,估计也折腾不了几次了,想到这里,新娘说「今晚我可以让你们胡闹,但你们得说话算话,不然我以后就没法做人了。」两个男人发誓后,把新娘刚刚穿上的衣服再次扯掉,冰清玉洁的裸体又一次尽收两个男人的眼底,早已挺立在新娘雪白屁股后面的粗黑肉棒再次对准了娇羞的洞口,「扑哧」一声又一次尽根的没入她的体内。
 「嗯~」新娘一声长吟,将两性交媾的欢愉诠释得淋漓尽致,令人酥麻,这一次美丽的新娘彻底陷入了肉欲的深渊,新娘用力的夹紧双腿迎合着男人的抽插,为阴茎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好让男人尽快射精,以免被丈夫醒来看到,但她哪知丈夫也被迷倒,无论搞出多大动静都不会惊醒。
 而这两个男人也想快一些狠干这个消魂的尤物,男女双方虽同床异梦,但却不约而同的都加快了节奏,这样一来对女方身体的刺激就更深了,被强硬的阴茎捅得失神迷乱的新娘,多次被性高潮产生的强烈兴奋弄的几乎晕过去,这时他们会很配合的停下来,耐心的等着新娘的高潮慢慢逝去,然后再接着抽插,巨大的阴茎打桩式的一下一下深深的没入新娘的玉体,在她的阴道里横冲直撞的肆虐横行。

 男性射过精后再上阵持久性都增强了,新娘任凭他们恣意凌辱,辛苦地承受肉棒无与伦比的冲击和抽插,狭窄的肉洞紧紧地簇拥着男人粗壮的阴茎,让男人感觉飘飘欲仙,世人都说女人最美丽的时刻就是用娇嫩的胴体承受男人的肉棍重重责弄之时,此言真是不假,性爱中的新娘浑身香汗淋漓,沁着汗珠深陷的乳沟散发出的淡淡乳香,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显得更加娇艳动人,新娘愈是如此,就愈刺激男人的性欲,两个大男人轮流抱着新娘在被子里滚来滚去,尽情享用新娘美妙,迷人,性感的肉体。
 洞房内表面上风平浪静,但谁能想到娇滴滴的新娘子此时就在老公身旁挺着冰清玉洁的身子任由两个陌生人肆意淫乱。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转眼就到了子夜,新娘被他们折腾的都有了尿意,起身去厕所方便。
 趁着这个空儿,俩人咬耳朵合计了下,然后披衣下床,拿杯子喝水,同时服下的还有好几个药粒,然后他们又低声呼唤了下新郎的名字,见他跟死猪似的没有反应,俩人嘿嘿相视一笑,转身出了门。
 新娘子上完厕所刚出来,就被两个黑影搂住了,新娘子被吓了一跳,他们忙说「别怕,是我们」。
 新娘子有点不乐意了,「黑灯瞎火的,你们这要干什么?」他们什么也不说,俩人齐下手,不顾新娘的挣扎,迅速的把她抬到到西配房。
 话说农村的院落中,东西配房也都可以住人,虽然没有正房的宽敞高大,但因为大小适中,比起正房更加私密,所以还是有人喜欢住在里面。
 他们把她弄到西配房里后,堵上门后,俩人这才跟新娘子说,「刚才在洞房里看你在老公身边放不开,所以这回咱们换个地方,这儿黑灯瞎火的,更好玩!」新娘子有些累了,不耐烦的说,「你们都弄几次了,这还有完没完啊?」他们也不答话,下手就开始扒新娘子衣服,这下子惹恼了新娘子,一边躲闪,一边和他们厮打,甚至还扬手给了某人一巴掌,但很快,新娘两只修长白嫩的胳膊就被一个家伙用力扳到了背后,这让她的正面门户尽开,毫不设防了。
 另一个家伙哪肯放过这大好的机会,上前一手抓住一个鼓鼓的奶子,尽情的揉捏,年轻女性乳房那种细腻的感觉,简直让人难以承受,而对乳房的揉弄,同时又在新娘敏感的体内引发一连串的电流,一股股极度羞辱的快感直冲女方心头,身子几乎都颤抖了起来,像是要极力压抑感情似的,新娘恨恨的咬紧了牙关。
 然而,新娘的心理已被面前的色狼看穿,伸手搂住新娘的小蛮腰只向上一提,新娘的红唇就和那散发着雄性霸道的唇接触上了,而后,新娘紧闭的小嘴不得不被迫张开,被动承受着男人的强吻。双乳和唇都被侵犯后的耻辱,以及男方的频频挑逗,竟在女方体内激起一股不甘示弱的情绪,刚刚的恼怒没有了,而刚消失不久的激情之火反而再次给点燃了,雌性从此不再被动了,开始不甘示弱的主动回吻,俩人那嘴亲的,啧啧有声。
 前面激烈的战况,把后面抓住女方双臂的人看的几乎呆了,他又岂肯甘于寂寞?
 见新娘不再挣扎厮打,后面的家伙得以在微弱的反抗下,从容的褪下了新娘唯一赖以蔽体的内裤,而新娘子在这个过程中,因为陷于热吻,对后面的侵犯,只能发出呜呜两声以示不满。
 从此浑圆的屁股再次不设防了,男人轻易地分开屁股瓣,摸索着把自己的大家伙对准了新娘的蜂巢,新娘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抗和挣扎了,任由他把阳具抵住肉洞口。
 身后的男人深吸口气,然后把住柔软的屁股使劲往前一挺,顿时那种无上的快感再次涌入心头,简直爽透了,心里不由得赞一声,「好女人,真软!」三个人就这样站在黑暗之中,前后两人齐努力,前面的象情人,温柔的吻,轻轻的揉,后面的却象个暴徒,把住屁股狠狠地干,肉肉撞击的啪啪声在屋里响成一片,这新娘子可真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但年轻姑娘遇上了铁打的汉子,也照样没法子,只能辛苦的献出冰清玉洁的身子让他们可劲儿的造。
 因为在这里不用担心新郎在旁边会醒来,所以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两个男人就一直这样前后夹着新娘,后面的一旦忍不住了,就赶紧拔出来,和前面的交换一下角色,而前面的一旦转到了女方的身后,马上就变成了另一种样子,再也没有情人的温柔了,只剩下了暴徒的狂插猛操,他们俩人可以每过个七八分钟就缓口气,但新娘子可惨了,从身前到身后,从奶子到双唇,再到阴道,全身的性感之处全部遭到男人的侵犯,疯狂的刺激一波又一波的袭来,简直就让她得不到一丝喘息的机会,到了现在,她不再是谁的新娘了,只是个任由男性操控的泄欲工具,在他们两个男人前后夹击下,新娘子很快就被伺候到了那个美妙销魂的巅峰时刻。

 这样疯狂的连着来了两三次后,新娘子身子一软,再也站不住了,他们把她放到床上躺下,好缓一缓她那几近崩溃的神精。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伙子给新娘倒了杯水,新娘也是渴极了,举起杯,一饮而尽!
 喝完不久,新娘就觉得浑身越来越热,而下体更加有燥热难当的感觉。天真的新娘哪里知道,这杯水里已经被他们做了手脚。
 两头色狼又跃跃欲试,要开始新一轮的征伐了!
 这时,刚缓了几口气的新娘问他们,「你们这样没完没了,就不怕我老公忽然醒来?」黑暗中,他们哈哈直笑,「弟妹,原来你还蒙在鼓里,我们给你老公下了迷药,担保他一觉睡到天大亮,啥事也没有,这边发生的事他什么也不会知道!」新娘叹口气,知道今日是彻底落入他人彀中了,只能认命了。
 这时,一头色狼已经爬上床来,他把新娘两腿左右分开,然后抬起,直往上压到新娘胸部上,新娘的私密再次展现给了这充满色欲的歹人,他伸手拽过一个枕头垫到新娘屁股下,让新娘的屁股更加突出一些,这样女体性交前的准备工作就做完了。
 然后他挺着粗壮的生殖器对准洞口,屁股猛的向下一沉,一气呵成,尽根而入,那阳具撑得新娘的羞处无一丝缝隙,甚至都快被插爆了,男人那爽劲简直就甭提了,他舒服的深深呼一口气,而后,就开始施展起打地基砸夯的本事,每一下撞击都象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棍子先是向外拔出到阴道口,接着重重插下,猛力一杆到底,无情的撞击着女方柔软的花心,而如此残酷的侵犯,却在女方身体中转化为一股股难以抑制的快感,从花心深处汹涌的奔腾而出,愈来愈烈。
 虽然场面上男人是强暴者,女人是被强暴者,但现实是男女两性都在发泄着,没有胜负成败之分,火热的性交使两人渐入佳境,就这样深深的抽插了不知道有多久,也不知道有几百下,直到另一个几乎等的不耐烦的催促,两人似乎才决定尽快的攀上那热情的山峰,在这最后阶段,男人紧紧压住娇身,开始打开保险无所顾忌的狂操,新娘就像一页扁舟,跟随着他在大风大浪之中沉浮,那感觉又刺激又兴奋,男人终于精虫上脑了,再也忍不住了,这才将粗大的生殖器深深插到阴道深处,然后闷哼一声,接着就猛烈地爆发了,浑身的肌肉抽搐着,用那生命的种子彻底的浇灌着别人新娘的子宫,在那一刻,强烈的高潮产生的极度兴奋几乎使新娘休克,男女两性真是天作之合,绝配之交。
 片刻之后,另一个家伙已经急不可耐的抱住了新娘子,开始他和新娘子另一段私密的欢愉旅程。
 就在这黑暗的掩护之中,他们轮流变换着花样,胁迫着新娘子进行了几乎一宿的淫乱行为。这场销魂的男欢女爱直到他们再也挺不起来,才告结束,此时天已经蒙蒙亮。
 真是一夜春宵,一个今生难忘的销魂之夜,爱有时是做出来的,新娘虽然是被他们轮奸,但是那种狂野的、令人魂飞魄散,酣畅淋漓的的做爱,把新娘弄得太舒服了,彻底征服了女人的芳心,让她忘记了他们的罪恶,她原谅了这两个禽兽,也一笔勾销了他们对自己身体所犯的轮奸重罪。好在新娘新郎婚前已经同居,新娘已不是处女了,所以用水清洗过新娘的私处之后,就没有任何罪证了,新娘又找出紧急避孕药服下,三人这才睡去。
 天亮后,最先醒来的老公还连声感谢人家,感谢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钻一个被窝!
 只有新娘和那两个男人知道,昨夜自己身体所受的苦难和蒙受的耻辱。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个小伙子酒醉后逞能说自己曾经干过别人的新娘,多年前和另一个同伴与新娘一夜春宵,两个人轮流祸害了人家新娘一宿,而且都没带套子,那真是今生最难忘的一个销魂之夜,别人都不信,说新娘岂肯让你干,他这才说出自己用催情迷香使得新娘就范的手段,但他又死也不肯透露新娘是谁,说粉身难报美人恩,自己曾经发过重誓不能说出来新娘姓名。
 再后来,听说他们又一次故伎重演伸出魔爪之时,被当场抓住,扭送到公安局,被判了轮奸案,两人都是重罪,至今仍在服刑,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就是时辰未到。


返回顶部